偷糖popoer

Beautiful Coincidence 中

由于之前写的和我的梦有出入,感觉始终不是很满意,因为我的梦一开始是有点悲伤的。但是我很不擅长写这种心理,之前选择了忽略,但是还是忍不住写了一下,请大家将就看看吧,写的很一般。下章,下章一定是车了。

        


蓝色的神龙从来都是高傲而不可一世的,他曾经坚信,自己的一生本就是为了荣誉而开始,最后也应当是追随荣誉而去的。但事与愿违,18岁分化之后,半藏出乎意料地转化为了一个omega。岛田家众心捧月的优秀长子,竟然违背所有人的意愿,包括半藏自己的,转化为了omega。蓝色的神龙从此跌下神坛,取而代之的,之前从未被族人看好的纨绔小儿子成为了岛田家新的希望。然而,青龙是桀骜不驯的,他期待的从来不是岛田的一方土地。属于天空的灵雀,又怎么愿意突然被人套上缰绳呢?“你去做,半藏。如果他要背叛岛田家,成为又一个耻辱,你就必须杀了他。你给岛田家带来的耻辱已经够多了,你兄弟的耻辱必须由你终结。”长老说罢起身,将墙上挂着的金纹龙刃拔出来袖子一甩扔在了半藏面前,金属撞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俯视着半藏,阴鸷的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弥补你自己的过错吧,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半藏跪坐着,他低下头看着那把刀,眼睛藏进阴影中看不清情绪,但,最终他还是拿起了它。

前程往事总是像鬼魅一样跟着半藏,即便是如今早已与源氏和解,夜里仍然会梦见那时的场景,仍然提醒着他,他的罪过从未消失。半藏无法释怀,源氏一直叫他学着原谅自己,但说着总是容易,可要如何开始,他却毫无头绪。得到谅解后的自己该何去何从?荣誉于我而言究竟应当是何种形态的?

荣誉之于生死,救赎之于荣誉。半藏在等待着一场救赎,而这个时候,麦克雷闯进了他的生活。

最开始,半藏并未太过注意过这个牛仔,只知道是源氏的“狐朋狗友”之一,一起出任务时是一个靠得住的队友,即使高傲如半藏也不得不承认,麦克雷的确有让他放心地交出自己后背的实力。

直到一次半夜,半藏被往事的梦魇惊醒,怎么也无法再次入眠,于是他决定到公共休息室里泡杯咖啡。当他进入休息室时,却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了。牛仔叼着雪茄,胡子拉碴的脸被笼在丝丝烟雾之中,他靠在休息室的落地窗前,或许之前是在看风景吧。看到半藏的到来,稍稍有点惊讶,但只是一瞬,他很快就转过身来,金属假肢抬起来压了压帽檐说了声:“haody”。半藏朝他点点头便转身去冲咖啡了。泡咖啡的时候,没由来的,或许当时只是突然想找个人聊聊,半藏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看待荣誉的?”半藏转头看向麦克雷,窗外昏暗的星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缓缓吐出一口白色的烟气,沉默了一会儿。半藏本以为对方不愿回答他没来头的贸然提问,却听到麦克雷低沉地回应道:“荣誉,哈,我从不是一个拥有荣誉的人,但我想,如果它真的存在,我希望他是属于正义的。”半藏太久沉浸在对过去的忏悔之中了,他永远在纠结自己曾经失去了荣誉,而现在他发现,或许他从未真正的获得荣誉,荣誉也从未远离自己。半藏看着牛仔,仿佛他今天才认识这么一个人,他突然觉得心脏上仿佛有一个从未开启的开关打开了,使得它突然疯狂地跳动起来,仿佛之前的38年它都是睡着了的一样。

从那之后,半藏开始有或者无意识地注意起了麦克雷。知道关于麦克雷的事情越多,越强烈的感觉就出现在他遇见麦克雷的时候。直到他已经完全无法忽视自己的这种异变,他开始逃避起来。

他惧怕自己的无聊感情影响到麦克雷,担心自己的心思被他发现,如果发现之前一直当成好兄弟的家伙对自己抱有别样的想法一定是十分尴尬的吧,麦克雷可能会嫌弃他龌龊不洁的心思,认为他是个麻烦的家伙。想到这里,半藏就突然感觉胃酸像要从喉咙里冲出来了一般的痛苦。洗漱时,忽然看见自己斑白的鬓角,半藏就这么捧着洗脸帕静静的盯着自己,等到终于洗脸的时候发现帕子都早已凉了。谁会喜欢一个老态早显的强壮的男性omega呢?半藏苦笑。他不再做那些关于过去的噩梦,但夜里的情况并没有好一点,新的角色加入了他的夜晚,他总能梦见麦克雷用强壮的手臂环抱着他,下巴轻轻靠在他的肩窝,用嘶哑低沉的声音叫他“半藏”。或者是麦克雷压在他的身上,毛茸茸的脸蹭着自己的亲昵地叫他:“甜心,帮帮我。”然后把他持弓的那只手拉到自己隆起的内裤上。半夜醒来时,内裤总是污浊不堪的,半藏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无比的羞耻,而空旷的房间里并没有这个令他日思夜想的人又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这时他常常会坐起来,一言不发地就这么坐到天亮。

一切本来还没有那么糟糕,半藏从不允许自己把这种情绪带上战场,可是几十年来从未爱上过谁使得他都忘记了,omega是有发情期的。

    发情期时,不能见到那个“对象”,对每个omega来说都是残酷难熬的,尤其是夜里,不管半藏如何擅长压制信息素,入眠以后高浓度的信息素还是争先恐后的散发出来,这使半藏感到十分的不安,甚至是恐慌了。他惧怕自己入睡,希望咬牙坚持就能度过这段时期。睡眠缺失以及动不动就bo起的xing器使他心力交瘁,尤其是与麦克雷同出任务时,即使是牛仔进入视线,都足以让他下身一紧(为此他换了足够宽松的裤子来掩盖)。终于这种异常已经到了那群女孩子们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接上)  

 半藏十分的绝望,他仿佛是被拿走最后一根稻草的孩子,无助地沉入水里无法呼吸。他不敢想象麦克雷此时看他的眼神,他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一个omega。半藏从未感到如此的羞耻,即便是当年分化为omega时也没有这么地痛苦,痛苦到身体都冰冷僵硬了,不知道该如何动作,他于是等待着麦克雷把他推开,就像等待着一场审判,噢,快熄灭掉我这不正常的期望吧,求你了。但是预料之中的离开迟迟没有发生,反而,渐渐地他感觉带着雪茄味的alpha信息素将他一点点包裹起来,这个信息素无疑来自面前这个牛仔的,更无疑是饱含着半藏所渴望着的爱意的。半藏茫然地抬起头看向牛仔,眼里全是难以置信的神情,甚至没发现眼角有一点泪珠滑过,滴落在洁白的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声音。“噢,上帝啊,半藏。”牛仔用完好的那只手擦去半藏的泪痕,捧着他的脸看着他,轻轻地说,那双棕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温柔,仿佛是幸福到了极点。他终于叫了他的名字,就如同无数个夜里他所期待的那样,甚至更加梦幻,令人分不清这究竟是不是现实。




仍然是没有捉虫。。。。我太懒了,大家担待一点将就看吧。半藏可能有点ooc因为我觉得他怎么会哭呢?但是梦里他哭了,可能不仅仅是因为麦克雷喜欢自己,更是多年来的罪过纠结终于有了一个尽头,他终于原谅了自己。不觉得我有把半藏复杂的心理写到位了十分之一,真是遗憾。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