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糖popoer

一见钟情【半藏场合】

汤上看图有感的小段子



       半藏受邀作为守望先锋雇佣的编外人员已经一个月了,介于他出色的工作能力温斯顿无数次想方设法地想要让这位弓箭手正式加入守望先锋,半藏拒绝了,他暂时没有一个能让自己心动的理由,大猩猩只好叹口气退而求其次邀请他务必来参加他们的圣诞party,"源氏会非常高兴的,我们真的希望你能来,几乎所有特工都会来参加这次派对的,怎么样?"
半藏皱皱眉头,本想拒绝,话说出口却鬼使神差地选择了答应,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他迟到了,原本预定好的限定草莓蛋糕出来岔子必须重新排队,等到好容易赶到派对的时候庆祝已经过去了大半,源氏领着他朝客厅走,玻璃做的走廊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外面景色,深夜的细雪撒在圣诞树的彩灯上,折射出丝丝朦胧的旖旎。
源氏走在前面抱怨着什么,半藏没有听,弟弟无非是不满他的迟到,但事情既已发生不知道他唠唠叨叨的意义在哪儿,可能是和和尚呆久了染上的陋习吧。他想着笑起来,源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走到休息室,还有好些人仍围在火炉旁闲聊着,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的没见过的,有个上了年级的美妇人和身边满头银发但依然壮硕的老人闲聊着和蔼地笑了起来,有名的音乐家和电竞明星正一脸严肃地玩着卡牌………暖黄色的火光把屋子印得红彤彤亮堂堂的,让人忍不住想打个哈欠,半藏走在源氏身后,思绪渐渐放缓,他随意向人群中扫了一眼,漫不经心的瞳孔在锁定某个熟睡的人那一瞬间,仿佛落石坠入深潭,涟漪止不住地扩散了开来。
半藏从未遇见这样一个人,仅仅只是一个睡着的陌生人,软软的棕发散在脸颊两边,浓密而细长的睫毛在暖光中微微抖动,仅仅是一个这样普通的陌生人,居然可以如此令他难以移开视线。
第二天早上牛仔捂着宿醉而疼痛的脑袋在床上醒来,意外地发现自己床头柜上有一盒神秘的的草莓蛋糕,他提起来看,意外的发现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希望看在送你回房间的份上,我能有荣幸请你喝一杯咖啡——岛田半藏”
不知为何,老牛仔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后脑勺。

占tag致歉

早上看到角度老师说想看分类强碱之后满脑子都是分内强碱,吃不到粮只有自己抽空找时间写写,问问你们是想看麦克雷喝醉强藏还是半藏喝醉乘骑?麦强的话主要是试试写心理虐be吧大概可能。藏强的话想玩玩儿轻度SM,麦克雷不愿意但仿佛突然打开某种开关?的小黄甜。

来份爱心便当吧

好看死了

白扣:

解压短打大纲风
傻白甜的藏 我喜(搓手




        两个街区外开了一家新的餐馆,不但有西餐,还有各式各样的日式便当,办公室的午餐终于有了新的选择。麦克雷不喜欢米饭,不过这家店的味道的确不错,今天轮到他做点实事,比如说负责下楼拿一下店员送来的食物,还有整个办公室的咖啡。
        "午安,"
        麦克雷下了电梯,就看到前台旁站着一个男人,提着大大的保温箱,他快步上前确认了一下,"不好意思,您是oo餐厅的人吧?"
        "是我。"
        男人点了点头,他有些娇小,看上去不大好相处地板着脸,脸倒是十分好看。麦克雷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只觉得困顿,他问:
        "啊……你们店里有咖啡吗?我不太想去星巴克,你知道,那可真够远的。"
        "有。要多少杯?"
        "十二杯……不,十一杯。"麦克雷摸了摸下巴,"还有些别的饮料吗?我讨厌咖啡。"
        "果汁,奶茶,气泡水,都有。"
        麦克雷与这个冷面的家伙订下了饮品,男人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记录着,半响他抬起头,看着麦克雷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雷,我叫杰西·麦克雷。"


        从那以后,麦克雷发现自己的餐盒中总是多出来一份厚蛋烧,偶尔会用番茄酱画上些图案,比如兔子和猫咪之类。托麦克雷的福,大家都放弃了两个街区外的星巴克,转而订购便当屋的饮品——毕竟这可要方便多了,麦克雷以为是这个原因。今天他主动提出去拿午餐,顺带感谢一下那个男人。
        从电梯上匆匆下来,却看到守着保温箱的是一个绿头发的小子。他要更年轻些,笑容满面地与前台的姑娘调笑,麦克雷不知为何有些失望,他一边看着青年清点餐盒,一边问:
        "之前那个黑色头发的伙计呢?"
        "啊,那是我们的厨师,如果不是忙不过来,他可不会干这码事。"
        "是这样……"
        麦克雷询问了便当屋的地址,他想亲自跟那位厨师先生道个谢,再称赞一下他的小画作很可爱。怀揣着这种想法他打开了今天的午餐,厚蛋烧上用黑椒汁画着一个黑色的猫咪。
        夜幕降临,结束加班的麦克雷对照着描述找到了门店,店里装修得简单干净,那个绿头发的小子热情地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便继续趴着,看《最后的武士》。他点了一份意面和气泡水,没过一会那个黑头发男人便亲自端了出来,他愣了一下,麦克雷猜他肯定想不到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晚好。"
        "晚好,闻上去很香。"麦克雷送上一个大大的笑容,目光追着意面来到了他的桌前,厨师用手攒了攒围裙,没说什么便回了厨房。五分钟后又捧着气泡水走了出来,麦克雷正狼吞虎咽着,他伸手接过饮料,碰到了厨师微凉的手:
        "原来你不是总是用酱汁画画。"
        麦克雷开口打趣,厨师没说话,耳尖却变得通红,绿发小子不明所以地往这边看了一眼。
        "谢谢你这几天的厚蛋烧!"
        他在对方回厨房之前赶紧补充。


        麦克雷本以为当面道谢后,岛田——他昨晚偷偷问了绿发小子(他们竟然是兄弟,给人的感觉却不太像)——就不会再送他厚蛋烧了,可是第二天打开餐盒,首先跳入视线的还是黄澄澄的一大块。麦克雷看着千岛酱画出的八爪鱼笑了笑,决定在晚上也多去光顾兄弟俩的小餐厅。
        他挺喜欢到那儿去的,跟年轻的岛田一边聊天,一边喝着气泡水看场旧电影,更多时候他的目光都会看着年长的岛田,他接待别人时偶尔会笑,几乎称得上和颜悦色。而面对自己却总是板着脸,麦克雷觉得奇怪,于是总是故意去逗他,用肢体语言,或者办公室的女性们说的起劲的冷笑话。有时小岛田成功笑得东倒西歪,而大岛田会快速地背过身去,然后在气泡水里挤上更多柠檬。       
        某一天,经理派发了十分繁重的工作。等麦克雷终于从文件中拔出脑袋时,夜晚已经变得浓厚,他摸了摸肚子,感觉饿极了。
        "嘟——"
        "晚好。"
        "晚好,岛田。"麦克雷在阳台捧着马克杯,有些惊喜,"我想订份意面,还有煎蛋——啊,真稀奇,以往都是源氏那小子接电话。"
        "他在打游戏。"岛田的语气淡淡地,"等等我送过去。"
        "哦……"
        "待会见,杰西。"


        被直呼其名的男人感觉身体软了一半,他烟瘾犯了,便提前下了楼,一面抽着香烟一面与前台的姑娘聊天。
        二十分钟后岛田来了,他今天没穿围裙,麦克雷猜测他原本应该要打烊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头顶的吊灯便“啪”的一声断了电,办公大楼陆陆续续发出女孩们的惊呼声。前台的姑娘利索地找出手电筒,丢下两个不知所措的男人联系电工去了。
        "呃"麦克雷将温热的餐盒放到一边,帮岛田探手试了试大堂的感应门,纹丝未动,消防出口也行不通,那儿摸黑走起来十分困难。他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我没耽误你什么吧?你看起来……
        "刚才正好想准备关店了。"岛田在昏暗中肆无忌惮地看着麦克雷,殊不知对方的夜视力跟他一样优秀,两厢无言了一会,麦克雷的肚子狠狠地叫了一声。
        "你不介意的话……"
        "请。"
        麦克雷傻兮兮地笑了笑,他捧着食物走到感应门边,蹭着门外的路灯打开了盖子,随即开始大口进食,看起来饿坏了。
        "……你不去看看那个姑娘吗?她去了挺久的。"
        岛田老远就见到他们热切地聊着天,他感觉牙龈有些泛酸,怎么还没有来电?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离开了。
        "她习惯了,这栋大楼经常发生这码事。"麦克雷含糊地说着,嘴里还塞着一大口意面,他看到岛田在黑暗中抿着嘴,表情写满了醋意——麦克雷低头几不可闻地笑了笑,他可不是个傻瓜。厨师先生不耐地踱来踱去,终于他小声地问:
        "我要走了,消防出口在哪边?"
        "别,先生,请等一等。"麦克雷把餐盒往旁边一放,层层叠叠的面食下抖露出黄澄澄的一角:
        "我正好想确认一件事情——你一直以来的‘馈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前台的姑娘陪着电工将通电恢复了正常,她握着电筒回到大堂的时候,那儿只剩下麦克雷一个人在吃着晚餐,她走过去,问:
        "岛田先生走了?"
        "嗯,门一能开就走了。"麦克雷三两口喝光了果汁,收拾了东西丢进垃圾桶,似乎填饱肚子让他变得神采奕奕,姑娘甚至看到那张粗旷的脸上覆着一层红,稀奇极了。
        ……
        第二天办公室像往常一样订了便当屋的午餐,麦克雷偷偷摸摸地打开自己的那份,他看到厚蛋烧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爱心——
        顺便,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简讯。  
        『好,今天我会早些打烊,杰西。』
       
       

啊啊啊啊啊
One kiss    BAD FOR ME
But I give in so easily

新鲜肉:

【虽然这边没发过,但总之去b站看吧】


300粉庆祝是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要到授权的视频.......但.....我看看吧,如果有时间的话可能会更jive肉集的万圣节肉


译者注:

1、歌词来自网易云,有做修改

2、我试了一下,特效字幕太难了........

3、基本上都是无差吧

4、这个视频在油管上还惊动了某屁股社区 hhhhhh

5、弹幕 硬币 评论 都是欢迎的

6、Tag是来强行蹭热度的

7、av号:av15974490

【麦藏】先上车后买票 正文 全

《先上车后买票》上下全

谢谢点梗的小可爱,我真是拖更到死。
已经决定正文不放肉了,请期待
番外 alpha助产指南【遥遥无期】

每天都要爱小藏藏 ​​​
链接评论

【麦藏】先上车后买票

之前的奉子成婚我改了名字一并发了,不喜欢这个名儿。下章车车过后就彻底完结了。拖更达人伤不起。链接在评论
本章没有车车,无聊的甜饼剧情。

这是我们自己装修的大学寝室,6人间,10来平米。现在微信上我们参加了学校的最美寝室大赛,我们是生活类最漂亮的寝室哦👏
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帮我去微信投个票,成都校区7-2-207
投票链接在评论。

【麦藏】龙神与魔法师

我昨天晚上的梦,简单记一下,仿佛简陋大纲一样的东西。会不会写成文不知道,不过也是遥遥无期了。真的心痛,昨天做梦的时候心疼死了,没梦到结局,私心给了个he。

我曾经相信,爱我的你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麦克雷亲手杀了龙神半藏,他只是做权宜之计,为了骗取皇室的信任,好拿到半藏的尸体和红莲烈火让两人一起重生。
他本来把计划写在一张纸条上悄悄留给了半藏,却不曾想着急来救他的龙神失去了平日里的小心仔细,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发带的异样便化龙而来。
麦克雷以为半藏是知道计划才轻松被自己杀死,半藏则是在对他完全的信任下毫无防备地在震惊和心痛中被恋人亲手杀死。
那一夜龙神陨落,撼天震地。
红莲烈火焚身重生之法,施法者必须保持清醒主持法阵,麦克雷抱着被火光印红了的巨龙,他笑着亲吻龙神闭着的眼睛 “即使要承受灼烤致死之痛,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对我来说都是值得的呀。”
重生后的半藏记得前世的自己被最爱的人背叛杀死,记得那人笑着说“不过是玩玩儿而已,龙神大人不会当真了吧?”记得匕首刺进心脏时的疼痛,记得两人相守一生的誓言。
“不过是一场欺骗罢了啊”他恨,恨自己的愚蠢,恨麦克雷的欺骗,发下毒誓今生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
重生后的麦克雷本以为终于能和半藏长相厮守,可当他好不容易找到半藏时,却差点被尖利的龙爪一瞬抓破喉咙。
半藏没有杀死他,只是把他关进牢笼里日日折磨。
写满咒文的黑锁链穿过琵琶骨将人类吊在牢房中央。听到脚步声时,垂着头的人疲惫地抬眼看着龙神,他勉强地扬起一个嘴角抽搐的笑容:“今天,你愿意听我解释了吗”
“闭嘴”
究竟是为什么呢?我以为爱我的你,能够明白我的心。

即便是这样折磨这个叛徒,半藏心里却仍然得不到一点儿解脱,这个人为什么还能笑的出来呢?为什么还能牵动我的心?明明是在说谎,明知道他是在说谎!为什么下不去手杀了他?为什么?
直到半藏历雷劫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有红莲烈火的重生印记,才知道自己的重生不是偶然,调查清楚了关于红莲烈火重生的古法之后他明白了麦克雷做的一切。可这个时候,麦克雷已经被折磨地失去了声音和视力。
他飞奔到牢笼里,解开那些折磨人的束缚,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人甘愿被自己搞成这幅模样,甚至不敢去拥抱这个伤痕累累的人。
麦克雷却好像明白了什么,颤抖着摸到龙神的脸,他咧嘴对爱人报以同以往一样爽朗的笑容,用唇语无声地说:“不要哭,你哭了,我会心痛”。

等到麦克雷被医治痊愈的那一天,半藏逃跑了。
但是麦克雷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追回来这条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