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糖popoer

一见钟情【半藏场合】

汤上看图有感的小段子



       半藏受邀作为守望先锋雇佣的编外人员已经一个月了,介于他出色的工作能力温斯顿无数次想方设法地想要让这位弓箭手正式加入守望先锋,半藏拒绝了,他暂时没有一个能让自己心动的理由,大猩猩只好叹口气退而求其次邀请他务必来参加他们的圣诞party,"源氏会非常高兴的,我们真的希望你能来,几乎所有特工都会来参加这次派对的,怎么样?"
半藏皱皱眉头,本想拒绝,话说出口却鬼使神差地选择了答应,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他迟到了,原本预定好的限定草莓蛋糕出来岔子必须重新排队,等到好容易赶到派对的时候庆祝已经过去了大半,源氏领着他朝客厅走,玻璃做的走廊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外面景色,深夜的细雪撒在圣诞树的彩灯上,折射出丝丝朦胧的旖旎。
源氏走在前面抱怨着什么,半藏没有听,弟弟无非是不满他的迟到,但事情既已发生不知道他唠唠叨叨的意义在哪儿,可能是和和尚呆久了染上的陋习吧。他想着笑起来,源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走到休息室,还有好些人仍围在火炉旁闲聊着,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的没见过的,有个上了年级的美妇人和身边满头银发但依然壮硕的老人闲聊着和蔼地笑了起来,有名的音乐家和电竞明星正一脸严肃地玩着卡牌………暖黄色的火光把屋子印得红彤彤亮堂堂的,让人忍不住想打个哈欠,半藏走在源氏身后,思绪渐渐放缓,他随意向人群中扫了一眼,漫不经心的瞳孔在锁定某个熟睡的人那一瞬间,仿佛落石坠入深潭,涟漪止不住地扩散了开来。
半藏从未遇见这样一个人,仅仅只是一个睡着的陌生人,软软的棕发散在脸颊两边,浓密而细长的睫毛在暖光中微微抖动,仅仅是一个这样普通的陌生人,居然可以如此令他难以移开视线。
第二天早上牛仔捂着宿醉而疼痛的脑袋在床上醒来,意外地发现自己床头柜上有一盒神秘的的草莓蛋糕,他提起来看,意外的发现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希望看在送你回房间的份上,我能有荣幸请你喝一杯咖啡——岛田半藏”
不知为何,老牛仔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后脑勺。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