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糖popoer

【麦藏】Let Ya Heart DRUNK

最近在AO3上看了好多醉酒梗,好喜欢,哎,无心复习,就晓得摸鱼。

源藏纯粹亲情。

PwP,,,我真的,真的像拉登算了,不想开车,想死掉。

 

 

 

尽管狙击手从不掩饰,甚至直接将酒葫芦随身携带,但还是鲜少有人看到半藏真正喝酒的样子,更别说看见他喝醉了。除去极为了解哥哥的半机械人以外,基地里大部分人不知道半藏喝酒入睡的习惯,毕竟他酒品一向很好,虽说喝醉后会断片,但从不会发酒疯,常常是借着酒精就能安然入睡,这件事从他第一次喝醉就是如此,即使是源氏也是这样相信的“我哥哥喝醉了之后,就知道睡。”。所以整个基地就剩下一个人知道,半藏并不总是喝醉了就睡的。

麦克雷第一次遇见醉后的半藏,是在深夜监测站外的悬崖边。直布罗陀夜里微微凉的轻风像儿时母亲柔和的目光,轻轻拂过牛仔小麦色的皮肤,让他的心也随之安定下来。在惬意懒散的散步路途中他看到了独自坐着的弓手,难得的把上身的和服全都褪去露出背部结实好看的肌肉线条,他向后撑起身体仰着头,仿佛是在欣赏漫天的星空,明黄色的发带悄悄随风飘荡,又像是要把自己融入这沁人的晚风中享受难得的安详夜色。牛仔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弓手喝醉了,他同往常一样信步走到半藏身边坐下,向他打招呼:“晚上好啊,弓手。”半藏抬了抬疲软的眼皮,乌黑的瞳孔里闪耀着笑意,他回了牛仔一个灿烂的微笑:“你好啊,枪手。”这不对劲,这个笑容和这个上扬的俏皮语气,还有牛仔胸腔里这个突然砰砰直跳的家伙,都太不对劲了!牛仔对于这奇怪的状况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沉默着坐在弓手旁边,佯装镇定的看着天空,直到他终于注意到半藏身上浓重的酒精味。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半藏?”

“嗯?”

“你喝醉了?”

“嗯”

“出来醒酒?”

“嗯”

“今晚夜色真美啊”

“嗯”

“你…今晚也很美,亲爱的”

“嗯”

半藏顺从听话的就像是半梦半醒的小猫一样,收起了平时的尖牙利爪,用迷迷糊糊的眼神看着你,可以随意抚摸它平时不能触碰的小爪子小耳朵也不会生气,还会主动舔趾你伸过来的手。

“半藏”

“嗯”

“你喜欢星星吗?”

“喜欢”

“喜欢直布罗陀的晚上吗?”

“喜欢

“喜欢我吗?”

半藏转过头来,半眯着的眼睛看着麦克雷,使得牛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刚准备解释自己只是开个玩笑,结果弓手突然朝他靠了过来,把本来就不算远的距离拉越来越近,近得超过了危险的界限,然后愣着的牛仔直直的看着半藏自然而然的坐进了他的怀里;“你太吵了,杰西。”他把毛茸茸的脑袋放在麦克雷怀里蹭了蹭,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一向傲娇的小猫非但没有拒绝你的手,反而主动的凑过来用可爱的小脑袋蹭了蹭你。这大概,就是中了1亿元大奖时你的感受了,麦克雷内心十分平静甚至想尖叫。

等到他再次开口的时候,半藏已经在他怀里沉沉睡去,平日里锐利傲慢的眼睛闭上了,乳白色的月光柔和了他棱角分明的脸,牛仔看着弓手的睡颜,悄悄的数着他随呼吸微微颤动的长睫毛。

后来牛仔还是把弓手抱回了半藏的宿舍,替他脱掉鞋子和和服外套,轻轻盖上他的被子。看着弓手蜷缩着安详的样子,最后帮他解开马尾,偷偷亲吻了弓手的眼角,他离开了。

令人意外的是,当第二天早上,他开心地跟弓手打招呼时,半藏却恢复了他之前疏离的样子,就仿佛那个晚上从不曾发生,不过是牛仔不小心闯入的一场梦境罢了,所以他告诉自己,还是忘了这件事比较好。

直到第二次,他又撞见了喝醉的半藏。他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坐着看着那些老的西部电影,可惜的是所有人都早就看腻了这些牛仔的东西,不懂得欣赏的家伙们宁愿回去睡觉,只留麦克雷一个人享受他的电影之夜。然后半藏不知从哪儿突然走了过来,还没等他来得及打招呼,弓手就自己钻进了他的怀里,牛仔吓了一跳:“嘿,朋友!”然后他就意识到半藏又喝醉了。披散着头发的岛田,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发丝弄的他的脖子微微发痒。麦克雷于是主动环住半藏,调整找了一个彼此都舒服的角度,用下巴上的胡须轻轻蹭了蹭弓手的头顶,继续看着他的电影。

后来这样的情况就时有发生,毫不意外的是半藏永远都不会记得夜里发生的事,而牛仔也从不在他清醒的时候提起,他总觉得自己在做一场无比昂长的美梦,如果他不按照规矩做事,就会被现实毫不犹豫的打醒。

虽然他有时也会在看着弓手轻轻抚摸弟弟取下面甲的头时内心嫉妒的发狂,也会在半藏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里失落到无法维持微笑,一旦想起半藏可能也会在别人的臂弯里睡着他就焦躁的不行,只能不断的练习射击使自己平静下来。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奢求更多了,贪婪是人类的原罪,只会引人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于是他越来越迷恋遇到喝醉的半藏,他几乎每晚都在房间外面乱晃,期待遇到一个同样迷失的弓手,期待在那个顺从的半藏那里得到一个安慰的怀抱,和一个美好的亲吻。

    不是没想过半藏也喜欢自己的可能性,只是弓箭手清醒时实在是极难接近,对方过于客套的态度和不耐烦的皱眉不断的打击着牛仔,更何况在得到了一点点什么的时候,人类就会变的比一无所有时更加的畏手畏脚,被发现了什么,生怕失去什么,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并放任自己沉迷在酒精带来的世界里。

    但是他太过嚣张了,就算是深夜,基地里还是住着那么多人的,只是安静的黑暗给了他这种二人世界的错觉。

    不知道是谁干的,一张他与半藏接吻的照片流传了出来。而且其实有许多人都曾撞见了两人相拥依偎的场景,只是大家以为他们喜欢搞秘密恋爱所以就配合的保持沉默罢了,是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恋爱了,毕竟两人的样子与热恋中的情侣一般无二,毕竟喝醉后的半藏并不像普通人喝醉了的样子。不知情的其实只有半藏罢了,而不巧的是,因为这某个人的恶作剧,最应该知道的人,他知道了。

    半藏找到他的时候,麦克雷正在阳台抽烟,他单刀直入的叫住他:“麦克雷,我认为我们需要谈谈。”眼睛里的严肃不容忽视,麦克雷苦笑了一下,嘴里的烟也变的如同白纸一般无味,他把雪茄在金属手臂上掐灭:“当然。”然后弓箭手看着他的左手皱了皱眉头说:“跟我来吧”。

弓手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使牛仔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会去到一个没有人的,更广阔的地方去,方便弓箭手把他的头打爆,什么的。

没想到弓手只是把他带到这个地方,这个牛仔十分熟悉的地方,毕竟他总是要把半藏抱回来。然后弓手让他坐下还多余的泡了杯茶:“事实上,我也有发现过不对劲。”半藏皱着眉头说:“我应该没有喝醉后盖被子的习惯”他抿了一小口茶继续说道。牛仔朝他点点头,意示他在听,他的金属手指轻轻敲击着茶杯的把,发出一点点金属与陶瓷相撞的声音。弓手沉默了一会儿,他放下茶杯:“有多少次了?”黑色的眼眸紧紧盯着牛仔,使他仿佛是在经历一场审判,且比起他在死局帮或者暗影守望时经历的所有审判都更加令人动摇。他叹了口气,回答弓手:“我不知道,很多次,从去年秋天开始。”弓手向后坐,靠在了椅子靠背上:“你从未向我提起过。”

“对不起”。

“你至少应该提醒我,你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

“对不起”

“你至少应该试着告诉我”

“我很抱歉”

“不应该让我难受这么久”

“抱歉”

“为什么不试着告诉我呢?”

“对不起”

“告诉我你喜欢我,这样我就可以回答你,我也是,了。”

“我很…你说什么?”

牛仔惊讶的抬起头,看见半藏正看着他,漆黑的眼睛里藏着满满的情绪,轻柔的和夜里一样,然后带上了一点点笑意:“杰西,我没办法在不安全的地方睡着,从来都是,就算喝醉了,我也只是想找个好地方睡觉罢了。“他慢慢站起来,朝牛仔靠近。“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但是,看到这张照片,我一点儿也不意外。”

https://m.weibo.cn/3149319180/4118994505488848


感觉没把麦麦说清楚,又不知道怎么改,麦麦就算是对喝醉的半藏百般纵容,会回应他的索吻,回应他的拥抱,但从没动过半藏,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直到两人坦白心意,他被压抑久了的老二终于才不得不爆发了,以及半藏是渴望他渴望的醉了都要无意识去找他了,所以两人才一告白就piapiapia,结果我写的就像是突然开车,跟突兀,唉╯﹏╰不知道你们感受到这种温柔没有。

评论(1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