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糖popoer

上梁不正下梁歪3

过渡章节,一如既往的短,这篇应该在5的时候完结。



       麦克雷自认为是一个放浪不羁的多情牛仔,过往的每一任情人,从让他情窦初开的艾尔莎到酒吧里萍水相逢的莉莉,他都记得他们的名字。但就像牛仔说的那样,他也不记得她们每一个人,关于她们的记忆总是很快就会变成笼罩着泡沫的幻影,美丽而又不真实,模糊进他亡命逍遥的生命中。
回应守望先锋召回,只是一开始的冲动之举,他只是无法拒绝猎空清脆的声音可怜兮兮的请求,以及她天真无辜的狗狗眼。好吧,他承认他也十分想念他们,这些老伙计们。
       猎空,安吉拉,法拉,源氏,莱茵哈特……这些守望先锋旧成员们,分开的日子里或许有了些许变化,但大家的默契仍然一如往日,与这样一群人共事令麦克雷感慨往事而又打心底里感到畅快。除了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们,自然也有许多新成员的加入,电竞明星哈娜和著名DJ卢西奥,不错的年轻人。但最令人惊讶的还是源氏带来了他的哥哥,半藏。鉴于一些人尽皆知的原因,同许多人一样,麦克雷对半藏的到来感到强烈的不信任和无法屏蔽的芥蒂。但在共事一年以后,一切发生了改变,弓箭手的可靠和坚韧打动了大家,除此之外,源氏坚持让哥哥出来一起吃饭,以及两人生活中的互相照顾也让大家慢慢接纳了这个严肃的弓箭手,毕竟当事人都早已看明白,外人又多虑些什么呢?
       但是麦克雷最近有了一个烦恼,一个他从未认为过自己会为之纠结的问题。一个关于另一个人的,感情上的问题。
他是说,一个可能大家并不易察觉的,隐秘的暗恋。但是麦克雷当然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位严肃的弓箭手对自己抱有战友以上的感情。起初他对此不以为然,自信帅气的牛仔从来不缺桃花运,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要说起来他也不否认自己内心的一丝窃喜,毕竟尽管因为那些复杂的经历弓手过早的白了双鬓,但多亏他长了张得天独厚的脸,岁月只是让浪人多了一份沧桑的魅力罢了。更何况不得不说的是半藏那惹火的身材,饱满丰润的胸肌,虬结有力的双臂,还有那蜿蜒而下的瑰丽纹身,以及那张禁欲的脸,这可是让人无法不为之着迷。但你要说神枪手爱上了这位岛田,你怕是会把牛仔逗的哈哈大笑,连雪茄都掉在地上,他会用止不住嘲讽的语气回答你:“别说笑话了,伙计。”

       尽管这位自大的牛仔一开始对此没有任何预料,但他的从容的确并非是持久而一尘不变的。不过他也毫不在意自己的改变也就是了,毕竟他已经自由惯了,并不喜欢过多的干预自己的情感,顺其自然是一向的做法。

       他也不太清楚,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对孤僻的弓箭手放置过多的关注,可能是在哪个闲来无事的正午,他调笑起半藏袒胸露乳的做派有伤风化,然后看着弓手故作高傲的扭过头,一本正经的解释自己是为了工作需要,却不小心让心细的牛仔捕捉到泛红的耳朵。可能是在哪个战场之上,站在岩石高处的半藏紧握着暴风,专注严肃的拉弦放箭时,狂风扬起他明黄的发带和玄色衣角,坚毅强大的身影让某个牛仔看的忘记了场合而差点挨了子弹。可能是在某个各自无法入眠的深夜里,在休息室里巧遇时的默契对视和一整夜都无人离去的沉默陪伴。无论怎样,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麦克雷的确对半藏抱有更多的想法,他开始好奇半藏的人生,好奇沉默的弓手钟爱于什么?好奇半藏对他的感情究竟到达了何种程度,那些他隐忍的情感和他自律的生活,是否会因为多出一个人而有所改变?

      于是,渐渐陷入爱情的牛仔,在木讷的弓手面前不小心搞丢了他的从容得意,变得愚笨而迟钝起来。

     “我搞砸了,亲爱的。”麦克雷抱着风滚草颓然的倒在床上,背部微微弓身体蜷曲着全然不似战场上的神枪手那样肆意骇人,他像是做错事情的大狗狗,有些委屈的耷拉着耳朵。他轻轻吻了吻熟睡的小家伙,叹了一口气,用怀疑的语气喃喃着:“或许一切只是我想多了,半藏根本只是这样正常的对待所有人,我刚才…越界了吧?那样严肃的人,半夜邀请他进房间或许会以为我冒犯了他。哈,我大概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暗示?”房间陷入死寂的沉默,“一切不过是自作多情的牛仔的作茧自缚吗?”枪手带着自嘲的笑容把头埋进风滚草软软的纸条里“啊,想抽根雪茄。”

       然而看似一动不动的风滚草其实尽量放软了自己,好让这愚蠢的中年牛仔第二天早上起来不至于因为不正当的睡姿而腰背酸痛。



ps:风滚草软软的是私设,它可以自己调节硬度。毕竟不是随便的什么风滚草都能叫神奇风滚草的。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