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糖popoer

上梁不正下梁歪 2

又是一个无心学习的课堂。乱七八糟的我和乱七八糟的半藏。写一点点,假装自己更了。

       

麦克雷最近总找不到他的风滚草。
        按理说风滚草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要浇水晒太阳的,就像人有一日三餐一样。而且小家伙是个特别“贪吃”的乖宝宝,每到“饭点”都比“喂食官”麦克雷本人要积极,会主动找到牛仔绕着麦克雷的大长腿跳来跳去,如果牛仔反应慢了还会缠着牛仔的腿用力拖着他往外走,毛球一般的身子被扯得扁扁的。
        但是最近饭点的时候牛仔发现他找不到风滚草了。这可以说是尤其反常了,麦克雷不禁担心起来小家伙是不是生病了,但是风滚草除了因为用餐不规律而变得更黄了些以外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非要说的话,感觉每天回来都很累的样子,很快就会入睡。为了不让圆滚滚的风滚草变成营养不良的干扁杂草,牛仔原本决定要找小家伙好好谈谈。
        虽然牛仔是这么想的,但是,“麦克雷,到指挥室来一趟。”每当他准备责备这个小球球的时候,指挥官或者温斯顿的声音就会响起,次数太多,巧得就像是他们早就约好了一样。哈?没了我overwatch就会变成gameover吗?麦克雷受不了的翻了一个白眼。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被搁置了下来。
         刚从指挥官的魔爪中逃出来的麦克雷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寝室走回去。夜晚的基地与白天并没有什么差别,多亏了这些高能的白灯,把基地的走廊照的比66号公路正午时还要更亮,所以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弓箭手抱着风滚草现在自己门前,把他犹犹豫豫的紧张样子尽收眼底。“像是要去翻墙捣乱的小孩子”麦克雷不禁被自己荒诞无由的想法逗笑了,他轻轻摇摇头按了按自己的帽子把嘴角的笑意压下去,迈开步子悠悠然地向半藏走去。他恶趣味地把脚步声压到最低,然后突然在半藏背后给他打招呼。但当弓箭手真的像只被惊吓到炸毛的猫咪一样差点弹跳起来时,他完全阻止不住嘴咧开一个大笑的弧度,只好顺势眨眨眼睛。心情一下子好到不行,像是大口吸了一口猫一样。
但是弓箭手极快的整理好了自己,就像刚刚慌乱可爱的样子只是一瞬间的梦。然后他用一贯冷漠低沉的声音说到“它睡着了,我想应该把他带给你”,说着低了低头示意怀中酣睡的风滚草。
        “噢,是的,我是说,谢谢你甜心。”牛仔又向半藏投去一个俏皮的笑容,麦克雷老是不加收敛乱七八糟的那些撩人动作和爱称每次都使半藏的脸有些发烫,他悄悄把头放低一点,拱手示意牛仔。“噢!好的”神枪手反应过来,蹑手蹑脚地轻轻接过小家伙,他单手抱着风滚草,机械手打开房门,对半藏说:“进来喝一杯吗?虽然只有真诚的白开水”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半藏,有些期待的样子。
半藏直愣愣的站着,手不知往哪里放,拳头握了一下又松开。牛仔看着弓手,又冲他点了点头,却看到弓箭手仿佛收到什么指令一样突然猛地转身离开了,一言不发。
牛仔不明所以地耸耸肩,胃子抽痛了一下,觉得心里有些奇怪的失落,只好抱着风滚草轻轻把门带上了。

        半藏无法控制自己急促的脚步,甚至没有保持走路无声,他喘着粗气脚步重重的踏出声音:“蠢货!”无论是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还是毫无尊严的不告而别,还有自己心里升起的那一点点虚伪的希望,这些复杂的情感还搅和在一起,都蠢爆了!他脚步不断加快:“岛田半藏简直乱七八糟而且愚蠢至极,不愧是一个岛田家的耻辱!”胃子里翻腾的羞耻和不安融合在一起,混杂着后悔和自我嫌恶,像是腐烂发酵的蠕虫在他体内叫嚣着,他痛苦地蹲下想吐出一口酸水来,结果竟摸到了满脸的泪。“我…这样的家伙,永远也无法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吧。”他苦笑着,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惨白的灯光照在身上,更让他感到无处可逃。两条小龙从纹身上偷偷浮起,轻轻缠绕着蜷缩成一团的男人,将他包裹起来,用头缓缓地蹭着半藏耷拉的头发,将因为横冲直撞乱跑而有些凌乱的发丝理顺。


评论(9)

热度(29)